-

悲惨的痕迹

2020-07-31

 
 
我趴在床上吸烟,随着满足的叹息声,吐出一团紫色的烟雾。
 
每次都这样,在享尽淫虐乐趣后吸一支烟。
 
这是不可或缺的仪式。
 
我终于升上课长,可是一点也不快乐。
 
警署的监察在美国是称为警察猎入,是警察同仁们的憎恨对象,日本的警察每年都有许多贪污枉法的桉件,而且逐渐增加。所以必须有人来做整肃的工作,但并不适合我这种走邪门歪道的暴力警察。
 
上任的马屁精,抓到贪污的警察就会装出沉痛的表情,在记者会上发表维护正义的言论。
 
我准备不对外谈话,那些是交给上司们去做。
 
不管做了什么坏事,我不想让警察伙伴成为新闻媒体的标的。
 
如果有必要,就用我的手枪子弹解决,并非为了正义,而是以惩罚坏人执行死刑。
 
“啊....好....我又要泄了....快狠狠的玩弄我吧。”